李清照的武陵春扩写成600字的散文!!!

发布时间: 2019-09-08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旭日照射着的楼台上,站立着昂首仰视的她。惨白的轮廓仿佛是哀伤的凝聚,忧郁的眼神似乎倾诉着无奈。

  微风徐徐吹来,拂过也本已凌乱的头发。而她,依然默默的凝视着丈夫的遗物,感受着一年一度永不变的春景。想起受风雨摧残,落花已化成泥土;想起物是人非,自身的流荡无依。一股涩涩的酸味涌上心头,她微微张了张嘴,还未讲出一字半句,泪水,已夺眶而出。

  她,用尽一生的思念,去缅怀已逝世的丈夫,却再也唤不醒原来还存在的记忆。如今,只剩她只身一人,仰天长叹前人之语:“山河破碎风飘絮,身世浮沉雨打萍。”而后,潸然泪下……

  一切,都是因为他的肯定,世界才会如此美丽。而今,蓝天依旧,碧水常流,只是心爱的他,今日又何在?她永远不会忘记,他的身影和呼吸。因为,他们曾经那样紧紧的依偎在一起,任凭周遭的混乱世界对他们的压迫,任凭风吹雨打,任凭霜欺雪压。他们都不曾退却,仅仅因为,他们拥有彼此……

  她哭不尽的泪水已沾湿了他们的回忆,当她疲倦的时候,想着他,就可以给她的世界带来零星的光明。每每如此,她遂低头垂吟:“莫道不肖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

  几度悲欢离合,她感叹世事的无常。然而她,却无力改变,一介女子布衣能有所为?

  恍惚中,她蓦地想到金华郊外的双溪,春光正好,刹那间的喜悦,她也遂起游光,并打算乘轻快的山舟出游。借此让自己暂时忘记忧愁,融身于大自然的柔情之中,让和煦的微风来整理自己“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的离愁别绪。体味生命仅有的快乐,哪怕,哪怕只是一瞬间,甚至是下一秒,她又必须回到“凄凄惨惨戚戚”的生活中,她只求——片刻的欢愉。

  可是,她转念一想,小小的轻舟能载得动如此之多的“愁”吗?连她自己都负荷不了的忧愁,这轻舟怎能载动。

  风尽情地吹打着,吹落了最后的芬香,那一丝芬香似瓣儿在半空中扭动着,似乎不甘作为落花,但那却是无动于衷的挣扎,它是和窗台为伴。

  近处一间简单的宅中,看似无多大的区别,近望,宅外却充满着一种常人所没有的悠思,一切是那么地安静,如此景像却让路边的鸟儿忍落泪的冲动。

  宅内,是一位将近半百的不惑女子,她的神情暗淡,无丝毫生气,眉宇之间透露着讯息,双眼有着强烈的哀愁,与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感情,使人看后不禁想知道她到底有怎样悲凉遭遇。

  清晨,太阳已是高挂当头,女子只是穿好衣服,当她走到铜镜前,铜镜中倒映她不变的悲愁,还有老去的面容,似乎听到有谁在喊,动安,动安她手中刚拿起的木梳轻落在梳子上,她掩面抽泣,这样却丝毫无法消散她心中的愁云,反是愈积愈沉。

  再过几日,便是夏天的来临,年年的季节规律如此,但却使人改变了许多,那一切春去秋来的美好景致却替代不了过往的快乐,心中的感叹却舒展不了眉宇间的哀思,想要诉说心中的苦痛,为什么眼眶却是热泪翻滚,等待,等来的却不是加倍的快乐,等来却是丈夫的离去,她的活着,却让她倍感痛心,可那又会怎样呢,一切都过去了,一去那就不能再回返呀,不论怎样的哀愁,怎样的悲伤哭泣,那都是无济于事的呀,可她还是那样的悲愁,嘴中呢喃着丈夫的名字。

  女子停止了哭泣,慢步走到窗前,窗外已不是她所熟悉的大院,她不由楞了一下,回过神来,嘴角划出无奈的弧度。以前的世界,百姓的安居乐业,却因为今日的南渡……哎,一切皆是物是人非啊,她一路颠簸中,使她失去了许多,国破自然家亡,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,人人都承受着如她般的苦痛呀!

  转念,她闻说,双溪的春景很美丽,在这将要春去秋来的时刻,为何不去那儿欣赏春景,划着轻舟去游它一遭,女子正想整理行装,可她的手僵持住了,那惆怅百结的心开始不安分地萌动。她暗自低愁,刚刚舒展的眉又紧锁起来,那又如何呢?只怕去游一遭,那轻舟的重量,负荷不了我的哀愁吧,那又会给其它游船上的人带去什么样的情绪呢。她停止了整理行装的手,缓缓地拿出文房四宝,渐渐道地研完墨,然后提笔。什么都变了,只有她那提笔的姿势还是那般优雅,苍白的宣纸上写着她那娟秀的字,却在诉说着那未尘封的记忆与哀愁:

  风住尘香花已尽,一日晚倦梳头。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落泪先流。 闻说双溪春尚好,也拟茫轻舟。只恐双溪舴艨舟,载不动许多愁。

  连绵的战火无休无止,到处是流离失散的人群。生活总是不能安定下来,我的余生象风一样的飘零。

  经过了灿烂的早春时节,如今我更加感到季节的伤感。鲜花在风中凋零,她们的魂魄会飘向哪里?她们的躯体在尘土中呻吟,淹没在污浊之中,这样的结局是否也是我的归宿呢。春将尽,万紫千红都退去了色彩,真的好无奈。无法挽回从前美好的时光,也无法让这些娇艳的花多开片刻。

  对着镜子,我的容颜一天天的变得苍老,双鬓的白发刻着我岁月的波痕,虽然我也曾竭力掩饰。每天的清晨我都梳理我的白发,希望能够找回一点昔日的印记,可那些精心地梳理依然无法掩饰我这张苍白疲倦的面容。

  身边还是那些我衷爱的东西,香港马会开奖直播,有深深的回忆相伴。记忆中的你一点都没有改变,可你又在那里。今日的你怎么变成了我的记忆,我多想和你续弦弄诗,我多想和你品茗对月,往昔的美好日子,如今怎么都成了梦中的奢望,我翘首以盼的余生怎么能够没有你。说真的,没有你的日子我过的真是好累,还是不去想它了。如今的我,每件事都感到不顺心意,又有什么办法。

  太多的话哽咽在我的喉间,我一句也说不出口。你能感觉我脸上为你流下泪水的苦涩吗?泪水尚能成双,我却是孤单无助,我的痛楚能怨你吗?

  有人告诉我,两溪的春天景色很美,要我去看看,去散散心忘记我的烦恼。我也想去,只是去了对我会有用吗?美好的景色能否改变我的命运和人生。

  在两溪的河流之上,或许我能够驾驶着小舟畅游云雾,我的小舟能够驶向你的身边吗?我想寻找世外桃源,离开这战火纷扰的世间,和你在一起度过我的余生。

  一切都是幻想,我那盈满的思念,已经似秋日的硕果结满枝头,令我不堪重负。这叶小舟能够装下它的全部,我会为不能给你我的全部而懊丧。但我害怕沉重的思念会在这两溪的水滩里搁浅,或则随着流水而漂失,真的我害怕。只求千万不要让这样的事,在我的眼前发生。

  涓涓的水流又何尝能够负载我生命的重量。因为我的生命不是泥沙,而是巨石做成的丰碑,在它的上面刻着,只有一句誓言“今生等着你”

  风停了,空气中散发着花的清香。枝头上的花已经凋落殆尽。夕阳西下,本想梳理一下头发,但没那份心思。

  家中一切照旧,但人事全非。我与爱人早已是阴阳两隔。对着他的灵位想跟他说句话,可是我的心分明在颤抖,还未等开口,便潸然泪下。

  听说双溪那个地方春色很美,也总想到那里去划船散心,只是我心中装着太多的忧愁,会把双溪的舴艨舟压沉的……

  而留下的只是,岁岁花相似,年年人不同,让我感时伤怀。我被岁月遗下,独留此地,追逐回声。

  故国的云仍旧是那么纯净,倚在天之一角,看世俗过眼云烟;窗前的丁兰依旧那么清丽,卧在大地深处,望凡间人物变迁。时间,让沙土老成海滩上的礁石,让琥珀的泪珠冻结成珠光玉石。只有那些物,与历史共同记录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这是时间溜走的颤弦,这是季节变化的余音,我被历史所遗忘,看这凡尘世俗,在岁月的掌间盛如烟火,只留下历史走过的痕迹。

  人的一生生于繁华,堙没于孤独的黑暗。转身回首。岁月已流过半载。看床前孤飞的鸳鸯,昔日的比翼双飞仍徘徊于脑海,挥之不去。夜下,一只红烛放出盈盈微光,照亮成堆的书卷,倒影下闪动的波光,原以为是你故地重游,醒来,原是思念化成的泡影。只有那曙光浮浮沉沉,夕晖明明灭灭,岁月枯枯荣荣。青丝老成白发,颤粟的发现:烟随风逝,人随史流。

  当已故的红颜随烟雨飘散,当残存的花瓣还闪着夕月的丽景,历史,一次又一次,一遍又一遍,将现实敲打在我心间。

  风停了,空气中散发着花的清香。枝头上的花已经凋落殆尽。她们的魂魄将飘向何方?她们的躯体在尘土中呻吟,淹没在污浊之中,这样的结局是否也是我的归宿呢。春将尽,万紫千红都退去了色彩,真的好无奈。无法挽回从前美好的时光,也无法让这些娇艳的花儿多停留片刻。经过了灿烂的早春时节,如今我却越发感到季节的伤感。

  天色已晚,夕阳西下,我抬头望着窗外,心中的失落感油然而生。我已无心梳理,任头发散乱的披在肩上,正如我此刻的心情一般杂乱无章。

  我与爱人早已是阴阳相隔。对着他的灵位想与他说话,可是我的心却在颤抖,还未等开口,便潸然泪下。太多的话哽咽在我的喉间,却难以说出口。

  对着镜子,我的容颜一天天变得苍老,双鬓的白发刻着我岁月的波痕,虽然我也曾竭力掩饰。每天清晨时分,我都梳理着那满头的白发,希望能够找回一丝昔日的印记,可那些精心地梳理却依然无法掩饰我苍老的面容。

  有人告诉我,双溪春天的景色很美,也曾经打算到那里划着小船欣赏这春天的美景,让那春景推事我所有的悲,让水波冲走我所有的痛。

  只是我心中装着太多的忧愁,而那形似蚱蜢的小船难以承载我内心的无限的惆怅。我害怕沉重的思念会在这双溪的水滩中搁浅,或随着流水而漂失。

  因为我的生命不是泥沙,而是巨石做成的丰碑,在它的上面刻着的,只有一句誓言“今生等着你”。